🔰太空猎犬

底层coser 脾气不好 暴躁矮子 打游戏的 无惨r18g爱好者。 慎

cos注意  我给叶霜加一分  
临时改的角色  bug致歉

(...)
Cos预警 
现设雷x旧设柠
A3场照

#0319安莉洁生日快乐#凹凸世界#柠檬妹#

给很喜欢的安小姐♡
很喜欢这个不屈于命运 敢于反抗的小姑娘

♢♢♢♢♢♢♢♢♢♢♢♢♢♢♢♢♢♢♢♢♢♢♢♢♢♢♢♢♢♢♢♢

“闭上眼睛,让寒冷将你夺去。”

——————————————————————————

能够穷尽冰岛真相的人,将得到传说中的“冰岛之星”,由此就能够拥有与“冰界领主”同等的力量。

I'll find my path.
For peace of mind.

如果你渴望和平,就必须做好战争的准备。
——————————————————
汝等之亲,汝等之友
汝等心中之要人陷于危险之时
汝等切不可黯然嗟叹
吾等新生之力必会降临
其被称为万生毁灭者,冰界领主。
——————————————————
Every step, on your journey.
答案就在心中。

———————————————————————————

“我已经抛下了太多,你决不可能阻挡我。”

♢♢♢♢♢♢♢♢♢♢♢♢♢♢♢♢♢♢♢♢♢♢♢♢♢♢♢♢♢♢♢♢

还有很多照片..懒得p了 
p9是给安莉洁的生日礼物(大概) 是私设的女仆装 之后还有一些私设  呜呜呜慢慢搞出来
我爱柠檬!

柠檬妹私设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x 

存设定 安→柠⇔雷

『有角色死亡』『有角色黑化/失控』『有私设感情线』『有ooc』

还没有想好用安莉洁旧设还是新设  偏向旧设

战损: 卡米尔  佩利 帕洛斯 (安迷修“讨伐恶党”)

死亡: 雷狮(安迷修“讨伐恶党/嫉妒”)
安迷修“为所爱至死不渝”(安莉洁“复仇”)

安莉洁被冰界领主反噬 (元力瞬间输出太多导致失控)

cp向: 雷狮⇔安莉洁←安迷修
雷柠双向暗恋   雷安仇敌  安迷修对安莉洁有好感(可以算是暗恋)

“光明和温暖 都是假象 谁都无法看透他微笑的脸下隐藏了什么” (安莉洁)

“难以置信 自己所坚信的居然是一纸空谈 想玻璃一样易碎的东西 还因此伤了你...我无法原谅自己  无限的黑暗在心中不断的膨胀 总会有触碰到底线破开的一天 黑暗的角落里还有着无数的同样的人 我已放弃自己的一切 将身躯交给黑暗” (安迷修)

“非常抱歉..请你替我继续去乘风 去破浪 去打破世间的规则 不要去问是非和对错 去冒险 去梦游 无所畏惧的去征服天涯和海角 当你到了羚角号不能到达的地方 我就在那里等着你 ” (雷狮)

星期天下午看的 晚上回家就试了一下  希望能觉得有一点点像吧(。)
未来歌神激情演唱

〖all金〗我反对这门亲事!!!

肉酱格子噗噜噜噜:

- ç»™ @金x玉|cp@伊尹蛊 çš„文,非常感谢产了spice!比我这个好看多了!我这个尬诗小公主写成这样真的是很抱歉呜呜呜呜呜呜


- å¤§ä½¬ @诺啊 çš„梗,结果被我写成这个样子,我有罪……


- ooc预警,太子没名字系列。每次该写金叫太子名字结果只能叫“太子”都觉得好萎啊!!


———————————————————


01


凹凸大赛已经结束,在秋的帮助下,所有人都被救回来了。


大家纷纷开始离开大赛现场,金也不例外。他正依依不舍地和凯莉道别,金十分激动地握住了凯莉的手,而几乎就在同时,凯莉感觉到了犹如针扎般的视线落在了她和金相握的手上。金大大咧咧地没管什么,但是凯莉就只消扫过去一眼——大赛前十的眼睛全都直勾勾地看着金和自己的手上。恨不得把凯莉的手换成自己的才好。尤其是雷狮和格瑞,也许是因为刚刚和其他人道别都已经送上了一个抱抱和蹭脸,他们浓烈的敌意就好像要实体化了一样。凯莉感觉都能想到他们内心的想法了——无非就是“赶快给我放开金金要和我抱抱蹭蹭脸”这类的怨念。


至于吗这群基佬,凯莉简直在心里根本都懒得吐槽了。一个个就和从来没和金牵过手一样如狼似虎,就差扑上来吃干抹净了。


结果金的眼神看到了凯莉身后的什么人,眼睛里的天蓝色一瞬间好像万千星星坠落湖面一般闪亮了起来。凯莉有些疑惑地转回头去,可只看到了不远处正被裁判球们护送的那些观战团。凯莉看着金一下抛下了刚刚被留在旁边的雷狮、卡米尔和格瑞等人,居然往观战团那边跑去了。奇了怪了,凯莉皱起眉头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难道金认识观战团里的人吗?


凯莉看着一边的雷狮和格瑞那萧瑟的背景和仿佛能够突破次元限制的二胡BGM,决定不再理这些对金怀有不可描述想法的给佬。


而这时候站在一边的卡米尔看到了金跑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身边之后,也无法抑制自己心里的暗流汹涌只得开始了慌张分析。尤其是留下来的人看着金亲昵地挽着紫发男人的手走过来的时候,一句真挚的草泥马就要脱口而出但是碍于人设却不能说出口。


然后,金就这样抛下了一个差点让人下巴脱臼的设定。


“哎嘿,其实我是准太子妃啦……”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


“我反对这门亲事!!!”


第一次看到格瑞的情绪这么激动呢!


02


所有人坐在羚角号上,此刻正是返回雷王星的时候。而桌子旁边坐着雷狮,卡米尔和格瑞;至于金——坐在太子的怀里。雷狮看着太子抱着金在怀的样子,差点没把这个月的第五个杯子给捏碎了。格瑞坐在旁边虽然不动声色,那紫罗兰色的眼睛里透露着恨不得把太子放在金腰间的手剁成肉酱的恶意。


只有金完全没受到修罗场的影响,还笑嘻嘻地搂着太子的脖子玩太子的长发。卡米尔坐在两个人的对面拉了拉红色的围巾,随后又压低帽檐掩去了眼中的嫉妒;但是和格瑞以及雷狮比起来,那已经是看似稳如老狗了。


“金,你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个老男人的?”雷狮先毫不客气地开了口,先说好,他坚决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尤其是在金居然告诉他们那种理由!!这让雷狮差点在小行星带上和自己的大哥大打出手,只是金最后发觉了他们的计划然后阻止了才作罢。


金说,他其实是因为当时太子把金带回去的时候他那个只会给他添堵的爹叫他把三皇子和私生子从凹凸大赛寻回来才“要和雷狮和卡米尔打好关系”,并且“以后也要生活在一起,也相互了解了解”。


谁他妈想要你做我的嫂子和我生活在一起啊?!我他妈想要娶你回去把你不可描述啊,你应该是老子的媳妇不是那个老男人的媳妇好吗?!那个老男人有什么好的,要长发我也可以留啊?!


金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是这样的!我的飞船刚出发没多久就坏了……然后我就遇上了太子啦!他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但是国王陛下不让我们在一起,说是要带你们回去,你们也同意了才让我们结婚……我也没办法呀。”金努力地回忆道,“当时就是太子送我到那个星球去的……然后我才幸运地遇到了裁判长!不过没想到太子你一直在观战团里看着我啊,这样很羞耻不是吗!”


太子没有说话,但是用手揉了揉金的头发作为回答。雷狮和格瑞握紧了手中的被子,并告诉自己要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操你妈凭什么金能坐在你怀里还随你摸啊!!!!


03


“格瑞你怎么老呆在这里?回你的家族去??”雷狮日常想要把格瑞赶走。而格瑞却冷着一张脸屹立在原地,眼睛望向了一边正在和太子说话的金。“就算那个老男人把我媳妇抢了,也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


格瑞的眼睛这时候才看向了雷狮,带着三分不屑七分厌恶。“做梦。”格瑞冷酷的声音在甲板上响起,“他是我的。”


只不过这时候你想像的雷狮扛着雷神之锤格瑞拿着烈斩的酷炫样子并不存在。格瑞拿着一把厨房里的菜刀,而雷狮拿着煎蛋用的平底锅;两个人之间的战斗蓄势待发。卡米尔正因为找不到锅给金煎蛋而到处寻找平底锅,结果就看到自己大哥要拿着和格瑞决斗。


卡米尔:等等等等,你们能不能冷静分析。


好不容易三个人统一战线先要把太子搞掉之后,他们把视线放在了金的身上。太子似乎是看到了他们三个人明显的视线,然后把金往怀里面一搂。看着金的视线被太子的身体挡住,金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太子和他闹,还笑得很开心。


格瑞想起金最近都没有朝他扑过来就怒从胆边生,扑过来都没有那就更别说是抱抱了。格瑞想起了当时金无奈地挠头,说自己要避嫌的样子。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也少见地流露出了一丝阴沉。全心全意依赖着的已经不再是他了,格瑞只能看到金翘起的乱发。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这个老男人。”雷狮看着金在太子怀里扭来扭去的样子,刘海在英俊的五官上投下了阴影。真是个狡猾的小鬼啊……雷狮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满怀着恶意。


卡米尔拉了拉围巾。“现在还不是时候。”


04


“金?”


“安迷修?”


他们降落在一个旅游星球补充一些食物和水,顺便添置一下天天被格瑞和雷狮盲目分析弄坏的杯子以及各种用具等等。金早就听过这个星球的名字,奈何他曾在登格鲁星生活的时候一穷二白,怎么可能有机会来这种星球玩?


“哎呀我们快点走了!!”金一大早就在太子的房间里面蹦跶,就连同住在不远房间里的格瑞都能听到这个声音。只是金和太子刚走到甲板上,就已经看到羚角号上的几位乘客——雷狮、卡米尔和格瑞已经站在一旁,似乎是在等他们的样子。


太子完全没顾着他们的心情啧了一声嘴,显然是在嫌弃雷狮他们做金和他之间的电灯泡。“你这个……”雷狮撸起袖子就要开打。但是话还没说完,金就连忙劝阻雷狮道:“雷狮别这样,我们一起出来玩的啊!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我草你妈的一家人。


但是雷狮没说出口。


结果他们却在这里遇见了一个曾经的熟人,安迷修。安迷修的腰带上还带了两个枪包,显然已经是从双刀变成了双枪。看到金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却在看到金身边的人之后阴沉下了脸。


安迷修拉住了金的手,呈现出了一副保护者的姿态。“金,他是……”在看到后面跟过来的雷狮和卡米尔之后安迷修显然是明白了什么,湖绿色的眼睛更显得危险了。最后看到格瑞的时候,脸色也不是特别好看。


金有些不解,回答:“太子是我的未婚夫哦!我去凹凸大赛之前和他定下的婚约,我们正在回雷王星的途中!”


安迷修抓着金的手猛然紧缩,金痛呼一声不明白安迷修为何突然发难。雷狮少见地没有和安迷修互怼,全场的气氛沉默而诡异。最后破开这如同坚冰一般气氛的并不是金,而是刚刚反常地冷下脸的安迷修。他再次挂起了笑容,温和地说道。


“我知道了,但是请务必让我参加金的婚礼。”


安迷修如往常一样,说出了很符合金印象的话。金听到之后顿时喜笑颜开,也许是第一个赞成他婚事的熟人让他倍感高兴,他给了安迷修一个熊抱之后才高兴地跑回了太子身边,叽叽喳喳地对他说些我就知道肯定会有人同意我们的婚礼我以后继续加油肯定会让大家承认我之类的话。


好像残留着刚刚被金抱过的感觉


安迷修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


口中说出的话模棱两可


如果说是这样的话


一双黯然的眼瞳


骑士道的准则


手中的双枪


我将要


05


“卡米尔!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啊!”金一溜烟从外面跑进来,卡米尔这时候正在做蛋糕。他把之前刚买的新鲜草莓切成两半。


咔嚓一声,鲜红的果汁留在白色的瓷砧板上。


卡米尔拿着奶油装饰蛋糕胚,显然已经是掐好了金过来的时间快要结束了。金凑到了卡米尔身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卡米尔把巧克力棒和水果之类的东西放在蛋糕上,最后拿着去洗手台洗了洗手。金坐在餐桌旁边,特别开心地看着卡米尔把蛋糕切下一块给他。


这是属于两个人的午茶时光——毕竟在这个羚角号上,喜欢吃甜食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红茶、牛奶和蛋糕的材料都是上好的,金总是最期待这个时候。就算是太子也不能阻止他过来和卡米尔吃下午茶。


吃饱喝足之后的金舔了舔嘴唇,拿着桌上的纸张擦了擦嘴巴。盘子里的蛋糕却没有吃完剩下了最后一块。


卡米尔眼中的蓝色黯了。


“你这是要带回去?”卡米尔看着金,两双不同颜色的蓝眼睛相望。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是啊!我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之前几次老是自己吃的很开心,但是却没有给太子他带回去一点。这样做未婚妻有点不合格的感觉。”


卡米尔站了起来,扫了一眼灶台之后拿过了金的蛋糕:“那我帮你用纸盒包一下吧,免得你还要再跑一趟。”


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感觉自己的婚礼得到了卡米尔的认可。他点了点头:“谢谢卡米尔,你真好!”


卡米尔把蛋糕放在灶台边缘,然后踮起脚去够柜台上的壁橱。


啪嚓。


蛋糕一下子被卡米尔拿着纸盒收回的手打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团奇怪的形状,让人觉得甚至有点恶心。


“……对不起,金。”卡米尔拉了拉自己的围巾,看到了金因此耷拉下来的神色。金虽然有点遗憾,但是他怎么可能怪卡米尔呢。他摆了摆手,连忙安慰卡米尔:“没事的没事的,蛋糕而已啦!我不会怪卡米尔的,我自己就经常干出这种事情啊——要我帮忙收拾吗?”


卡米尔摇了摇头:“没事,我一个人就好了。”卡米尔回答完之后,金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谢谢卡米尔的蛋糕和红茶!再见!”


卡米尔也朝着金挥了挥手,然后看向了地上的蛋糕。


本来清甜的奶油,本来精巧的水果装饰,本来散发着麦香的蛋糕胚。


粘稠丑陋的奶油,碎成几片的水果装饰,夹杂着瓷片扎人的蛋糕胚。


——我做给他的蛋糕,是不会再让他转送给别人的。


06


“太子!!”金蹦蹦跳跳地扑进太子的怀抱,太子弯下腰来接下他,揉了揉他金色的短发。格瑞站在一边,只是往这边看了一眼。他抓着栏杆的手用力得能够看清楚青筋,他脸上的表情不变,但显然还是能够看清楚那种厌恶和排斥。


金踮起脚尖亲了一口太子的脸颊之后跑向了格瑞。“格瑞格瑞,我怎么感觉自从你上了羚角号就更少说话了?多笑笑嘛!”金伸出手来想要捏起格瑞的嘴角,格瑞叹了一口气抓住金的手腕:“别闹。”


金有点委屈地放下手:“不闹就不闹咯……对了,格瑞你能陪我一起回雷王星真是太好了。”格瑞却没有回答,沉默良久之后最后才憋出一句:“嗯。”金听到肯定的回答之后特别高兴,手舞足蹈地说道:“太好了!我就知道格瑞你肯定是支持我的!”


格瑞垂下眼睛,他看到的是羚角号之下宇宙无边无际的黑色深渊。小时候的那句’格瑞我最喜欢你了’还仿佛是昨天听到的话,但是就算是说出来,金也不会再回头了吧。格瑞一向是高傲的,他不承认自己输了,尤其是在金的问题上。


明明之前眼中都是我,现在却已经……格瑞在想着的时候,金看见了自己的未婚夫,笑着朝他挥手,然后往别人的身边跑去。格瑞抬起手的时候,金的衣角正好从格瑞的指缝中滑了出去。


如果说出来的话,会不会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说出来的话,会不会能迎来一个美好的结局?


如果说出来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和那人越离越远?


但是这世间没有如果,但是这世间不存在后悔药。


——这就是你的结局。


07


“小鬼,你跟我说,那个老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雷狮问道。金似乎已经放弃纠正雷狮的叫法了。“他对我很好啊!”金认真地说道。雷狮挑了挑眉,反问道:“嗯?难道我对你就不好了?”


雷狮的手咚在了金的脑袋旁,挡住了金迈步想走的动作。“当然雷狮你对我也很好啦……但是这个不一样……”金狠狠地摇头希望雷狮能感受到他的拒绝。雷狮没有想要停下的意思,反而咄咄逼人步步紧逼:“哪里不一样了?我绝对比那个老男人要更喜欢你。”


金皱起了眉头,抬高声音:“我都说了吧,雷狮;我喜欢的是太子,不要说这种话了……你以后会遇到更好的。”


雷狮的紫罗兰色眼睛透露出丝丝胁迫和威慑,他压低声音,冷哼道:“可是本大爷我就是想要娶你,那个老男人可阻止不了我。我可不是什么皇族了,我是海盗。”雷狮强硬地把金按在墙上。


“雷狮。”


冷漠而相似的声线响起,雷狮转过头的时候金趁机挣脱跑开,躲到了太子身后。从身后探出头来的样子的确很可爱,但是雷狮没时间也没心情去欣赏。


“那是你大嫂。”


“我呸,你做你的白日梦去吧。”雷狮冷笑道,嘴巴里说出来的话一点都没打算留情,“身为长子还是回去继承皇位政治联姻比较好不是吗?”


这时候还没等太子说话,先说话的竟然是金。金似乎是被雷狮的话激怒到了,抬高了自己的声音:“不许你这么说太子!!!政治联姻什么的……”金对雷狮怒目圆瞪,要不是因为武力值悬殊,雷狮甚至觉得金会就这样冲上来打他。


雷狮不明白为什么金就这么对他这个大哥这么死心塌地了,还要维护他。


有些东西就算是抢,也抢不到的。


呸——雷狮对这种似乎高尚无比的论调总是嗤之以鼻;只要是喜欢的东西,就算是不择手段,也要抢到手。让它成为自己的。


狮子抬起头来,恶意作为尖牙,敌对作为利爪。


嫉妒流到了地上,和疯狂在无尽的星河之中沉默地纠缠在一起。


伸出手来吧,拿出觉悟来吧,然后一起跌入无尽的黑洞。


若我得不到你,我也绝对不会让他和你幸福过活。


08


金丝雀被囚禁在华丽的鸟笼中沙哑歌唱,他的歌声声声泣血。


脚踝上的镣铐和锁链被精心附上棉毛,却依旧无法消去内里坚硬的触感;


美酒和珍馐装在镶金的陶瓷盘子之中,柔软的无价兽毛垫在他的脚下供他踩踏。


他的那双蓝眼睛空茫,只是望着虚空的某个方向;


我的金丝雀啊,你到底在看着何方?


金丝雀没有回答。


金丝雀依旧在歌唱。



【雷柠】王子公主(圣女) 存梗

存梗  晚自习想到的
想到一个雷柠的梗/故事
王子公主(圣女)
双方联姻  两个人都逃婚  逃跑路上相遇 被对方吸引

双结局  都是he
A. 柠被抓回 绝望.jpg 无奈联姻 发现对方是雷(雷知道柠被抓回去之后特暴躁 收到家族消息联姻对象是柠 就回去了)
B. 逃亡一生 浪迹天涯 苦命鸳鸯 

大概这个思路

有时间再完善一下  有机会跟cp拍